第18集 - 元湛卿塵知音相惜 元凌再次對卿塵動情

翌日,元凌前來稟告元安自己查到的一切,元安聞言更是要將巫族斬盡殺絕,元凌將暗巫與巫族之間的對立告知了元安,稱不應該斬殺有所冤情的巫族中人。元凌又道,當日暗巫毒殺之人的癥狀與皇后當年發病的癥狀一樣,謀害皇后不一定是巫族,元凌請求查清此事,以保大魏平安。

卿塵嗔怪元凌不該輕易允下查暗巫一事,若是沒有結果該如何自保。元凌道此前他救下的巫族只是一小部分人,他更愿巫族所有人能站在大魏國土之上,自由自在地活在離鏡天,卿塵聽了心中感激不盡。元凌得知卿塵又搬回了湛王府,微微一笑諷刺道卿塵在湛王府還真是舒心,隨即挑眉道自己也要去湛王府照顧七弟,便拉著卿塵去了湛王府。元湛感念四哥牽掛卻也不想勞煩他,誰知元凌振振有詞,頭頭是道,一副非要住進湛王府的模樣,元湛只好命人收拾廂房。元凌得意一笑,卻看見卿塵和元湛就花草一事相談甚歡的模樣,轉而滿臉的不以為然。

醉玲瓏劇照(元凌吃醋 非要住進湛王府)

元湛和卿塵正在打理花草,元凌負手閑庭散步而來,要卿塵隨自己回府取藥,正準備離開時,元湛叫住了卿塵,溫聲道別忘了今晚之約,卿塵應允,原來今晚他們準備合奏一曲。回了凌王府,卿塵又想讓元凌幫自己進入鳳府查探一番,元凌拒絕了她, 他斷然不能讓卿塵再次以身犯險。正說話間,元濟來找元凌,他坦言道自己未能將香囊一事坦白實在良心難安。原來元濟小時候失去母妃之后悲痛不已想要輕生,好在有個小奴婢攔住了他,那丫頭名喚久兒,自稱受過殿下恩惠。久兒機靈懂事,甚至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圓了元濟的心愿,讓元安能來為他母妃上香。兩個小小的人兒互相依偎,久兒將那香囊交予元濟,愿他安神后便匆匆離開,此后元濟便再未見過久兒。元凌聽了寬慰元濟,雖身在皇家但也不能向命運低頭,兄弟終究是兄弟,而他也永遠是自己最敬仰的三哥,兄弟倆握手相視,情深意重。

醉玲瓏劇照(三皇子幼時好友——久兒)

元湛將香囊一事告知卿塵,卿塵疑惑宮女和暗巫到底又有何關聯。第二日,元凌和元湛請鳳相過府,請他辨別天舞醉坊中的女子可有鳳家二小姐。鳳相要那些女子挽起衣袖,露出左手手腕,原來鳳家女兒的手腕上皆有一枚獨特的刺青。卿塵聞言,用金蝶傳訊給莫大人身邊的冥魘,請他們務必查清鳳鸞飛手腕上的刺青。莫大人將早前太子元灝交給自己擇選的婚期拿給冥魘,讓她趁機送去見機行事。冥魘去了太子殿,施法看清了鸞飛手腕上的刺青,竟是枚金蝶。卿塵收到了冥魘傳回的信息,遂用金蝶在自己左手手腕上刻上了刺青,似乎心有所計。

元安下令,命玄甲軍將城中碧血閣暗巫悉數誅滅。這一日,卿塵和元湛又在花房侍弄花草,元湛將碧血閣被誅一事告知了卿塵,卿塵說起了靳妃,想著為靳妃送去些喜歡的花,元湛嘆氣,靳妃其實不喜歡花草音律,自己對她只有愧疚,他更不愿卿塵刻意撮合自己與靳妃。卿塵扶著元湛回房,卻在路上被元凌奪去了胳膊,元凌調笑道七弟若是需要人攙扶,自己樂意代勞,說著拉著元湛就走。卿塵看著他的背影,心中知道他是在與自己糾纏,可她必須想個辦法讓元凌到此為止。

另一邊,朵霞憂心不已,父皇病重,梁國緊逼,魏國婚事又遲遲未果,木欬沙勸她早日回國,魏國未必是他們最好的選擇,朵霞卻不以為然,只是要靜待大魏太子的動作。鸞飛將太常寺擇的吉日交給了元灝,一副不滿他急著和親的模樣,元灝看著鸞飛氣呼呼離去的身影,心中無奈道這紙上的生辰八字其實就是鸞飛自己。

醉玲瓏劇照(朵霞進退兩難)

入夜,花房馨香陣陣,元湛長身玉立,他將玉笛輕抵唇邊,一縷明徹空靈的簫音悠悠飄出,合著卿塵明亮舒緩的琴音,一個青衫磊落,一個白衣翩然,當真是琴瑟靜好,知己難尋。而這一幕落在不遠處的元凌眼中,竟是讓他覺得煩躁不已。元凌不解自己為何如此牽掛一個來歷不明的女子,奔向月下舞劍泄氣,只見一道銀光于院中而起,劍若霜雪,氣貫長虹,連那月色也在這樣的元凌面前失了光華。冷靜下來后,元凌靜坐在臺階上,目若青鋒,看似沉寂卻冷冽凜人,他將與卿塵相遇的一幕幕回想而來,發現這個自稱是昔邪長老弟子的巫女身上實在疑點重重。

(醉玲瓏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,未經許可,請勿轉載!轉載許可)

熱門電視劇

幸运飞船 韩城市 | 桐城市 | 德兴市 | 赤城县 | 晋城 | 伊通 | 宝应县 | 阜新市 | 齐河县 | 岳普湖县 | 咸阳市 | 南平市 | 溧阳市 | 鸡东县 | 手机 | 镇原县 | 白玉县 | 德安县 | 吉水县 | 垦利县 | 博野县 | 应用必备 | 昆明市 | 乌拉特后旗 | 浦江县 | 六盘水市 | 义乌市 | 汤阴县 | 夹江县 | 什邡市 | 靖边县 | 额敏县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