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集 - 阿寞掛帥上陣 諾夙身世揭曉

經歷了諸多的生離死別,讓木青寞頗有感觸。她不愿再浪費時間,做自己不愿做的事。她想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,做開心快樂的事,度過幸福的余生。她向晟侖捎了信,坦然自己不愿再當凌云王妃,不再回凌云,希望晟侖能體諒她,兩人從此相忘于大荒。

上古情歌劇照(阿寞致信晟侖,舍凌云王妃身份)

阿寞知道自己這個行為,會為凌云和宣陽帶來麻煩,她主動找到宣陽王,向父王請罪。然而,宣陽王并沒有責怪阿寞的意思,反而是希望阿寞能留在宣陽,和自己一起重振宣陽。阿寞不解父王為何有此想法,如今宣陽大不如前,自己留下來也幫不上什么忙。宣陽王卻說,阿寞是他這么多孩子中,能力僅次于昱辰的人,他希望阿寞能以大局為重,好好考慮。

得知父王對自己有所期待,阿寞不由地糾結起來。她一方面想和赤云在一起,從此不問世事無憂無慮,但另一方面,她有放不下宣陽和父王。她多希望宣陽和玄牧之間的矛盾能就此終結,但可惜這一切都只是幻想,她清楚父王和赤云的想法,兩人之間必定再戰。

宣陽受到重創,要再戰恐怕不是易事。敕墨提議宣陽王充分調動人力和物力,全民皆兵,在哪里跌倒則在哪里爬起來。此舉遭到其他大臣的反對,宣陽王也認為有所不妥,這樣做可能會導致民不聊生。此時岸華提出,宣陽一戰之所以敗,關鍵原因是將領。岸華建議讓海雄領兵出戰,并讓宣陽王姬木青寞擔任主帥。大臣們紛紛表示贊成,跪下請求宣陽王準奏。可宣陽王聽見要讓女兒出戰便勃然大怒,讓大臣們不要再提此事,只要他還有一口氣,都不會讓女兒出戰。

晟侖找到景時,認為他已經很好地輔助了玄牧,削弱了宣陽的兵力,如今可以隨自己回凌云了。但景時卻說,自己現在是玄牧的雨塵,景時早已死了,拒絕了晟侖的好意。

上古情歌劇照(晟侖望景時回歸凌云,景時為愛人決絕晟侖)

阿寞收到一封夜殊將軍臨死前寫下的血書,有人托阿寞把血書交給夜殊的家人。阿寞在交還血書時,得知戰事害老百姓家破人亡,村里口糧都被征用,男子全被充軍,讓阿寞心生感觸。如今大荒戰事連連,阿寞不能坐視不理,她找到父王,請求父王讓她領兵上陣。宣陽王見阿寞的態度如此堅定,不舍之余,也心感安慰,同意了她的決定。

阿寞臨上戰場,她打算把諾夙送走,隨后把朝云殿和落堯托付給紫株。紫株答應阿寞,讓阿寞不要擔心,她還有昱辰殿下。阿寞聽到這里,心里不由地難過起來,把昱辰已死的真相告訴了紫株。紫株的心突然好難過,好痛,她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,以前昱辰總說她爛心朽木,但紫株現在卻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痛苦難過的感覺。

雨塵在這宣陽玄牧局勢緊張的時刻,以身犯險來到宣陽,看望云桑。他擔心云桑的身份在宣陽受委屈,但云桑讓雨塵放心,她是宣陽王子妃,宣陽不會對她怎樣。臨別時,雨塵袒露自己來自凌云一偏遠小地方,他希望在戰后,能與心愛的女人歸隱田園,過上男耕女織的生活。云桑看著雨塵,心里有了幾分不確定,她問雨塵,倘若這女子不能和他一起去,那他會怎么辦。雨塵釋然一笑,說他會等下去。

阿寞帶著諾夙來到不歸谷的桃花樹下,把自己掛帥上陣一事告訴了赤云。赤云起初以為阿寞是被迫的,但阿寞告訴赤云,這是她自己的意愿。阿寞再次請求赤云撤兵,但赤云依舊拒絕了,他坦言,現在玄牧的人都視宣陽王時弒殺玄牧君主的仇敵,除非宣陽王以死謝罪,不然玄牧不可能退兵。阿寞知道父王沒有殺死浩許,但如今什么都說不清,她和赤云今日一別,兩人以后便只能在戰場相見。

上古情歌劇照(阿寞帶諾夙見赤云,坦言欲掛帥對陣赤云)

說罷,阿寞已經熱淚盈眶,她今日約赤云前來,還有一事要告知。她讓赤云再見一次諾夙,隨后告訴赤云,這是他的女兒,是她和赤云的女兒。赤云知道真相后,立即對諾夙愛不惜手,隨后向阿寞道歉,自己之前一直誤會她了。

阿寞不知此戰之后,他們會怎么樣,她決定把諾夙送到玉山,讓玉夫人代為照顧。兩人終究是要兵俑相見,阿寞讓赤云到戰場時,為了各族的百姓,不要手下留情。

(上古情歌分集劇情系百視網原創,未經許可,請勿轉載!轉載許可)

熱門電視劇

幸运飞船 招远市 | 安达市 | 惠州市 | 定陶县 | 吴忠市 | 东乌珠穆沁旗 | 五河县 | 五指山市 | 尉氏县 | 武穴市 | 桑植县 | 镇原县 | 永宁县 | 资中县 | 惠东县 | 嫩江县 | 武邑县 | 于田县 | 大悟县 | 清河县 | 金堂县 | 安溪县 | 丰原市 | 永嘉县 | 南木林县 | 定远县 | 武宣县 | 河西区 | 大同县 | 白城市 | 麻城市 | 双峰县 |